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
新闻频道 > 滚动要闻

“钟点工遇车祸身亡 子女致电雇主退款”续:8位雇主来送别

发布时间:2017-12-31 08:55:21来源:楚天都市报

图为:雇主方淑玲拥抱安慰段三姑的女儿

图为:郭维郭维、郭峰姐弟向妈妈的老雇主们表达谢意

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刘毅 刘俊华 摄影:记者宋枕涛

昨日上午,钟点工段三姑生前的八位老雇主相约来到武昌殡仪馆,送她最后一程。他们此前几乎没有见过段三姑的家人,但此番相见,相互之间似乎十分熟络。

在灵堂,雇主们和家属聊起段三姑的点滴往事,都难掩悲痛之情。

历历往事点滴在心

隆冬的早晨,寒风料峭。昨日上午9时30分许,78岁的李宏贵等八位老雇主约在一起,赶到武昌殡仪馆,送段三姑最后一程。

雇主方淑玲此前没有见过段三姑的女儿郭维,但一看到她,就把她紧紧搂入怀中。两人边哭边耳语着什么,形同母女。75岁的熊玉兰婆婆则拉着郭维的手,安慰她不要过度伤心,要保重身体。

在灵堂,雇主们围着段三姑的冰棺,久久不愿挪步。李宏贵掏出雇主们凑的慰问金,不容家属推辞,强塞给段三姑的弟弟,“一定要收下,这是大家的一点心意!”“你妈妈真的很实诚!”熊玉兰婆婆对郭维说,一次,她送给段三姑一件旧大衣,段三姑回家发现大衣口袋里有500元钱,立即把钱送了回来。“您老送给妈妈的阿胶,她还没吃完……”郭维说。她告诉记者,雇主们对妈妈都很好,觉得她活干得好,工钱又不高,额外给她加钱她也不收,所以经常送她些东西作为感谢。

说起这些事,郭维忍不住落泪,几位老雇主也低声抽泣。“一个星期做十几家,周末也不休息,一天都不闲着……”雇主们叹息着说,段三姑真是个勤劳的人。

她生前多次退红包

趁着其他雇主在灵堂门口围着郭维说话的时候,雇主张颖再次走到冰棺旁。段三姑在张颖家服务了十年,两人非常要好。“你以后再也不用这样辛苦了,可以好好休息……”张颖扶着冰棺,对段三姑说,声音轻柔,如同姐妹间在讲悄悄话。

段三姑出车祸前一天晚上,张颖还和她用短信交流。当天段三姑在张颖家做清洁,张颖想到马上要过元旦,便悄悄在段三姑的包里放了500元的红包。段三姑回家后发现了,发来短信,坚持不收。“这是补你的费用。有你帮忙是我们的福气,谢谢你!”张颖还记得,她发给段三姑的最后一条短信这样写道。

段三姑的儿子郭峰对记者说,每逢节日,就会有雇主偷偷在妈妈的包里塞红包。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妈妈都会拒收。给张颖的短信,是妈妈口述、由他代发的,其中一句话是:“我们好似一家人,不用这样客气。”

丈夫感谢雇主厚爱

昨日上午 10时 30分许,段三姑的丈夫郭用阶也赶到武昌殡仪馆。见到这么多雇主前来送别妻子,他显得十分激动。

这个洪湖汉子话语不多,对着众人说了句“感谢大家把小段看成一家人,感谢!”随后给大家深深鞠躬。“段师傅说过,冬至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。”雇主杨波说,12月22日是冬至,段三姑正好在他家做清洁,两人聊天时,段三姑说起她和郭用阶当年是在冬至结的婚,她准备把其他雇主送的饺子带回家庆祝一下。“我是个粗心的人,没关心好她……”郭用阶听到杨波的这段话,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边自责边流泪。“不要太难过了。把儿子、女儿照顾好,好好撑起这个家!”上午11时许,即将离开殡仪馆时,李宏贵老人再次安慰郭用阶说。

■对话

段三姑生前经常对儿女说

别人对你好你也应该回报善

昨日上午,送别段三姑的雇主们离开后,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了段三姑的女儿郭维、儿子郭峰。姐弟俩讲述了妈妈的一些生前事迹,以及妈妈离世后他们给雇主打电话的初衷、下一步的打算等。

记者(下称“记”):你们怎么想到要给每位雇主打电话?

郭维、郭峰(下称“郭”):妈妈刚出事的时候,她的手机接到几位雇主的电话。妈妈的工作习惯是跟雇主提前约好服务时间,我们担心妈妈的事故会耽误雇主的正常安排,所以觉得应该告诉他们一声。

我们通知雇主的过程中,好几位雇主说要来看妈妈最后一眼,让我们非常感动。爸爸还说起,妈妈生前向一位雇主借过2万元钱,但不确定到底是谁。我们更加想跟每位雇主取得联系,弄清谁是债主,好代妈妈还钱,希望妈妈没有挂念,安心离去。

记: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

郭:我们基本上跟所有雇主都取得了联系,但大家都不肯谈预付款的事,借钱的事也没人提起。相反,很多雇主来悼念妈妈,还送来了慰问金。

我们打算等妈妈的后事了结后,继续想办法弄清雇主预付款的账目,看能不能通过微信、支付宝退给他们。如果实在不行,我们就从老家收集一些土特产,报答雇主们的情谊。

记:如果妈妈在天有灵,会支持你们的做法吗?

郭:肯定会支持。妈妈不喜欢亏欠别人,更不用说欠钱不还了。她做钟点工多年,有些雇主经常送她东西表示感谢,她总是不收。实在推不掉的,比如收了人家一瓶洗衣液,她就会趁着回老家时,带条野鱼感谢人家。

妈妈总是对我们说,别人没有义务帮你,他们对你好是一种善,你也应该回报善。她服务的这些雇主都那么信任她,我们应该替她回报别人的信任。

记:这几天,你们觉得最难的是什么?

郭:最难的是,我们每打一个电话都要重复一遍:“我妈妈刚出车祸去世了。”这相当于反复给自己的伤口撒盐。特别是一些雇主在电话里念及妈妈的好,我们就会感到更加悲痛。

还有一个难处是,大家都不肯提钱,我们不知道怎么办。

记:你们觉得妈妈最难得的品质是什么?

郭:妈妈连小学都没念完。她除了用勤劳、踏实为我们做模范外,还经常叮嘱我们,凡事要多为别人考虑。

妈妈肯定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意外,而给别人带来麻烦。我们跟雇主联系,就是学习她的行事风格。做好了这些事,妈妈也可以含笑九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