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
金曲全通
新闻频道 > 武汉城事

“大桥老照片”见证武汉沧桑

发布时间:2014-04-04 16:16:29来源:SRC-13



图:大桥刚刚开始修时,站在汉阳桥头下面的码头上拍的武昌全景。



下图:如今从汉阳远望武昌蛇山。

  三个拱架在江上的江汉桥,显得隽秀、简洁又古朴。记者戴红兵翻拍

  扩宽后的江汉一桥,已经看不到原来的模样。 记者杨涛 实习生张岱江 摄

  刘少奇戴口罩视察长江大桥。

  不久前,本报记者在崇仁路武汉收藏市场意外发现了一批上世纪50年代修建武汉长江大桥的老照片,这些泛黄的老照片大致分为三部分,一是修建武汉长江大桥工程进展照片;二是修建长江大桥配套工程江汉桥的照片;三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外宾来大桥工地的照片。

  翻看着这些半个世纪前的老照片,当年武汉长江大桥中方设计师、现任中铁大桥局高级技术顾问周璞连声赞叹:“真是太难得了!真是太珍贵了!作为武汉长江大桥的设计师,能第一次看到有关武汉长江大桥内容如此之多、资料如此之全的老照片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  在众多照片中,有一张显得很特别:江心中由远及近有3艘小船,船周围都被铁栅栏围着,中间一艘船上还冒着黑烟,远处清晰可见两座小山(题图)。

  这是哪里?谁拍的?近日,记者终于找到了此照片的拍摄者、原武汉长江大桥工程局摄影组组长任发德。现定居在南京的任发德,从里屋拿出珍藏的此照片底片说:“这张照片,是大桥刚刚开始修时,站在汉阳桥头下面的码头上拍的。画面顶部可以看到岸边的树叶,对面就是武昌的全景。照片上靠右的顶部就是奥略楼,楼的左下方,就是白色的圣像宝塔。那时,武昌江边少有房屋,即便有,也很低矮。”

  他回忆:“1953年,大桥刚开始修建时,我们没有地方住,汉口四官殿有个小巷子,那里有好几个小旅馆,我们就住在一个叫义和的小旅馆里。每天上班,就在集稼嘴坐小划子,到对面的汉阳桥头工地。当时的大桥工地管理很严格,一般人不允许随便进出,大桥局每个工作人员都有相应的工作范围和通行证。我去拍照,就要领水上通行证和拍摄证,然后坐船去拍,没有证件,即便是领导也去不了。”

  再也看不到江汉桥当初的模样

  三个拱架在江上的江汉桥,显得格外的隽秀、简洁又古朴。昨天,89岁的中铁大桥局高级技术顾问周璞指着照片说:这桥越看越美,后来江汉桥扩宽了,两侧加了人行道,现在,再也看不到江汉桥当初的模样了!

  他说:这桥的设计很独特,和武汉长江大桥一样,在设计上运用了很多当年的国际领先技术,这是大桥局设计师刘增达和苏联专家基沃洛夫共同设计的杰作。

  刘少奇为何戴口罩视察大桥

  老照片中有一大摞仅长4厘米、宽3厘米的135照片。任发德指着其中一张中戴口罩的人说:“这是我拍的。这是刘少奇,他当时来视察时一直戴着口罩,给我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。在所有前来视察的领导人中,只有他戴着口罩。”

  他说,大桥修建期间,时任大桥局办公室主任的于障东接到省政府秘书长电话,要求带上武汉长江大桥模型,到东湖宾馆汇报,注意保密。于障东和大桥局公安处负责人一起赶往东湖宾馆,发现竟然是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。

  刘少奇仔细听取了于障东的汇报,又和于障东等一起赶到长江大桥施工现场。于障东就喊来任发德拍照,由于大桥正在紧张施工,刘少奇上下楼梯时,于障东一路搀扶。

  “那时,刘少奇来看长江大桥建设十分低调,大桥局内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此事。视察时,刘少奇为避免被人认出,在工地上一直戴着一个大口罩。”提及拍摄地点,任发德说:“刘少奇是从武昌解放路大成路方向往武昌桥头走来,当时,奥略楼还没有拆,临时作为我们的机关办公用,旁边江边一排都是职工宿舍。这张照片中,刘少奇背后的房子就是职工宿舍。”

(作者:  编辑:王媛